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仙帝重生混都市 第二千二百三十二章 進入皇宮,最后任務!


  第二千二百三十二章 進入皇宮,最后任務!

  此話一出,所有人都是知曉大勢已定,無從更改了。

  右親王的勢力太大了,左右元帥,乃至各路將軍都是他的心腹。

  自從帝皇病了之后,右親王就開始布局,讓這些元帥將軍賺的是盆滿缽滿。

  特別是收復十八域的統治權,這些元帥將軍那簡直是賺的富可流油,畢竟一域之地的資源太多了。

  他們拿一部分,右親王也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已。

  水至清則無魚,這個道理右親王自然懂。

  當然右親王也不是傻子,現在只不過是利用這群人罷了,等到時局有了定論,這群人也不過是他眼中待宰的棋子。

  最有為的皇帝,那便是培養許多手下,讓這些手下為自己辦事,互相爭斗。

  誰勢力大了,就打壓一番,如果不聽話,換個人就是。

  這樣,最大的權利一直握在自己手中,坐山觀虎斗,獨善其身。

  見到十四皇子妥協,右親王滿意的點了點頭,這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結果,也表示此事塵埃落定了。

  右親王淡淡說道:“十四侄兒可不要誤會你王叔,我現在只是暫且幫你看著位置,等你從太虛宗學成歸來,皇位隨時會讓給你的。”

  十四皇子臉皮顫動,這誰都知曉右親王說的是假話,可是他卻不得不有所表示。

  “那玄澄江山就有勞王叔了。”

  “甚好,甚好。”左親王在一旁笑嘻嘻的說道。

  他見到了最為和睦的結果,因為他只看表面,從不看人心。

  這就是頭大腦子小的代表。

  其他還有些不服的大臣,此番也無力回天,一個個只能妥協,紛紛跪了下去。

  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  所有人皆是跪下,哪怕是八皇子和十四皇子也只能跪下。

  他們現在面對的不再是右親王,而是玄澄帝國的新帝皇。

  見到所有人跪下,左親王臉上喜色更甚,他等了今天等的太久了。

  坐上這個位置是一個感覺,如今更是另外一番感覺。

  權力確實是許多人追求向往的,因為他能主宰所有人,他能毀滅無數人!

  右親王望著滿朝文武,大手一揮道:“眾愛卿平身!”

  文武大臣皆是站了起來,卑躬屈膝,恭敬萬分。

  而右親王繼續說道:“如今剛剛登基,理應大赦天下!”

  大太監此刻急忙尖聲吼道:“新皇登基,大赦天下!”

  聲音傳蕩四方,甚至飄蕩出大殿之外,被外面的太監紛紛傳播,直到玄澄帝國各域。

  一切妥當,理應退朝,可右親王卻是想起了一個人,四處掃射一番,臉色不由陰沉了下來。

  “總督為何沒有來啊?”右親王眼中帶著不滿之意。

  “回稟帝皇,總督染上風寒,不便上朝。”

  “風寒,堂堂總督,可斬金丹八品修士,怎會染上風寒!”右親王越發不滿。

  此刻,一名將軍站出,躬身說道:“帝皇,臣認為總督此番不來,是對帝皇不滿。”

  蘇衍在朝中得罪的人不少,此刻自然有人抓住機會,要參他一本。

  而蘇衍也沒有任何朋友,自然無人為他說話,許多人都是選擇中立。

  右親王雙眼之中冷意更甚。

  從蘇衍所展現出傲然之意的那刻起,右親王就早已對他做了決定,這樣的棋子只能用一用,不能留下。

  不過他剛剛登基,才大赦天下,自然不能立馬就對付蘇衍,只能忍下這口氣。

  “李公公,退朝后,宣總督到龍興殿等候。”

  “是。”李公公立馬點頭答應。

  右親王此刻也站了起來,直接乘坐九條龍蛟拉的車輦離去。

  待右親王離去,文武大臣這才是松了口氣,有的人后背已經汗濕,顯然是被嚇的。

  許多人都是望向了大殿之外,眼中帶著深思之意。

  而八皇子和十四皇子,乃至其他一眾皇子皆是離去。

  在離開大殿,八皇子將十四皇子拉住了。

  “十四弟,且步。”

  十四皇子轉身望向八皇子,帶著怒意道:“有什么事嗎,八哥。”

  “欲成大事者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”

  “八哥,你如果想說這些的話,根本沒有必要。”十四皇子有些不耐煩。

  八皇子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十四弟,我只是想要告訴你,想要成就大事,自然要忍受,希望你能在太虛努力修煉,好為父皇一雪前恥!”

  最后一句話,八皇子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。

  他現在都不愿意相信,親兄弟倒戈相向,他的王叔殺了他的父皇!

  最后一句話也讓十四皇子臉上怒火彌漫。

  最終,十四皇子沒有說什么,只是對八皇子點了點頭,而后離去。

  總督府,小院外,大太監李公公已經到了。

  常遠見狀,立馬回到小院通報。

  “老大,朝廷李公公來了。”

  “不見。”

  “可是已經進入笑圓了 。”

  李公公也是這里的常客,豈會不知道蘇衍的德行,要是規規矩矩等著,恐怕等一天一夜也等不到人。

  他進入小院,直接朝著二樓走來。

  “已經到二樓了。”

  蘇衍點了點頭,示意常遠迎接。

  “喲,李公公你怎么來了。”

  李公公淡淡說道:“雜家是受帝皇旨意,專門來請總督的。”

  “李公公,你怎么忘了,我們家老大染了風寒啊。”

  “你騙騙我也就得了,帝皇是你們能騙的嗎!”李公公帶著怒意。

  “帝皇?”常遠一愣,隨即問道,“帝皇不是?”

  “右親王今日登基,現在是新帝皇了。”李公公解釋道。

  常遠恍然大悟,連連點頭。

  他只能讓開,讓李公公進入蘇衍臥室。

  “總督大人,帝皇可是非常生氣的啊,讓你現在立馬進宮,到龍興殿等候。”李公公見到蘇衍,立馬說道。

  蘇衍此刻坐在椅子上,喝著茶水,淡淡說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總督大人,你必須和我一同回宮,不然雜家可就不走了。”李公公耍賴。

  “公公今天不走了,吩咐廚房多弄半個菜。”

  李公公一聽,差點氣吐血,感情他就只值半個菜啊。

  李公公尷尬的笑了笑道:“老朽雖然吃的清淡,但半個菜是不是有些少了。”

  “不少了公公,最近年月不好,外面鬧饑荒呢。”蘇衍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  李公公感覺自己被帶偏了,連忙醒悟過來。

  “總督大人,你就不要取笑老朽了,老朽一把老骨頭了,經不起折騰啊。”

  “你如果不隨我入宮,帝皇肯定會怪罪于我的。”

  “公公,不是我不想和你入宮,只是我現在不方便啊。”

  李公公并不妥協,望著蘇衍道:“你今天不隨我進宮,我就撞死在這里。”

  見到李公公如此強硬,蘇衍一時間也沒有辦法了。

  他知道,帝皇此番找他,肯定沒有好事情。

  不過最終蘇衍經過一番思索,答應了李公公,隨同他一同入宮。

  小夢等人,自然被蘇衍放入養鬼葫之中,在現在這個關頭,他自然不敢讓他們獨自待在小院。

  進入皇宮,蘇衍直接到了龍興殿。

  龍興殿內空無一人,戰鰲并未到。

  蘇衍耐心等著,大約一個時辰過后,戰鰲來了。

  見到蘇衍,戰鰲臉色微動,但隨即恢復平淡。

  “你終于來了。”

  “不知帝皇如此著急見我,有何急事。”

  “我聽說你感染風寒,有些擔心你啊。”

  蘇衍心里想罵娘,擔心他還讓他入宮,撒謊都不會撒。

  “你氣色不錯嘛,不像是生病了。”戰鰲望著蘇衍說道。

  “服用了幾顆丹藥,好些了。”

  “蘇衍,今日我登基了。”戰鰲面色變冷,直接說道。

  “恭喜右親王,對,現在我應該改口叫帝皇了。”蘇衍面色平淡。

  “你不高興嗎?”

  “高興啊。”

  “那你為何一點笑意沒有。”

  “我這人就這樣。”

  戰鰲不想在這上面扯下去,直接望向蘇衍,眼神犀利。

  蘇衍不懼半分,與戰鰲對視。

  最終戰鰲冷冷說道:“你不怕我殺了你嗎?!”

  “怕。”

  蘇衍說的并不是假話,是真話。

  誰不怕死,哪怕他曾經是仙帝,也怕死。

  “那你還為何來皇宮?”

  “因為我知道帝皇還有事情需要我辦,我還有用。”蘇衍一字一句,聲音平淡至極。

  這讓戰鰲有些不爽,因為蘇衍從始至終都沒有顯露出一絲懼意,太過平淡了。

  不過蘇衍說的倒不是假話,戰鰲卻是還有事情需要他去辦。

  想了很久,戰鰲本來是想等蘇衍到來就直接殺了他的。

  可是他卻突然發現蘇衍去辦那事是最好的選擇。

  “去幫我殺了十四皇子。”

  蘇衍點了點頭,這和他猜測的果然沒有錯。

  如果不是因為十四皇子,蘇衍是不可能進入皇宮的。

  兩人仿佛心有靈犀。

  “放心吧,我怎么會殺你,如今玄澄剛剛安定,我正需要人才,那群元帥將軍不過是酒囊飯袋,不可重用。”

  戰鰲仿佛是在安慰蘇衍,想讓他不要多想。

  可這對蘇衍來說很可笑,非常可笑。

  “帝皇,你是不是應該再給我一顆元脈丹?”蘇衍露出了淡淡笑意。

  “元脈丹?!”戰鰲一愣,隨即臉上露出笑意。

  “你小子永遠忘不了元脈丹。”

  一顆丹藥飛射而出,直接落在蘇衍手上。

  “你現在煉出了元脈沒?”戰鰲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,實則暗藏殺機。

  蘇衍幽幽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,元脈要是如此好煉出來,那還叫元脈嗎。”

  帝皇啞然失笑,對此不置可否。

  “好了,去辦吧,我希望明天見到結果。”

  蘇衍點了點頭,直接告退,一刻也沒耽擱。

  離開皇宮,蘇衍才是長吐一口濁氣。

  這對他來說確實是一種冒險,按照他性格根本不該有的冒險。

  可是他還是嘗試了,而且還成功了。

  望著手中的一顆元脈丹,蘇衍露出了淡淡笑意。

  “戰鰲啊,你還真是好騙,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,這一刻元脈丹就當是你給我的拜拜禮物吧。”

  蘇衍將元脈丹放入養鬼葫內,而后便是直接離開了皇城。

  剛剛離開皇城,蘇衍便是感覺有波動跟隨。

  顯然這是戰鰲派來的探子,一直跟隨著蘇衍。

  蘇衍不動聲色,直接離開了皇城。

  當他剛剛離開皇城,穿入一片密林,腳步便是停了下來。

  “帝皇讓你們來監視我的吧?”蘇衍幽幽說道。

  沒有回應,整個地方寂靜無比,落葉可聞。

  蘇衍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笑意,望向身后,面色突然變冷。

  “既然不出來,那我就請你們出來!”

  他渾身元力頓時彌漫,四周都是被籠罩。

  一股死亡之力直接朝著身后轟去。

  “快退!”

  暗處有人驚呼一聲,連忙躲避,堪堪躲過蘇衍的這一擊。

  而這兩人也直接暴露了出來,兩名金丹七品高手。

  “總督大人,我們只是奉命行事,希望你理解!”其中一人沉聲說道。

  “理解,我理解你大爺!”

  蘇衍暴怒,直接一道崩毀之力朝著二人襲殺而去。

  狂暴的元力,讓整個密林都是震蕩,群鳥逃散,野獸匍匐不敢動彈半分。

  而兩人面色也是陡變,急忙運轉力量抵御,可還是被蘇衍的崩毀之力擊中。

  兩人皆是倒地,狂吐鮮血,受傷不輕。

  蘇衍朝著二人走去,居高臨下的望著二人,面色冷漠。

  “怪就怪戰鰲派你們來監視我。”

  蘇衍言語說罷,手中死亡之力凝聚,恐怖無比。

  “總督大人,我們知道錯了,饒了我們吧!”

  兩人跪地求饒,膽顫無比。

  可蘇衍豈會饒了他們,死亡之力直接落下,兩人直接被擊中,化為兩具干尸,直接身死道消。

  望著兩具尸體,蘇衍收回元力,面色恢復,直接離開了密林。

  “戰鰲,你還想派人來監視我,那我放你鴿子也就沒有一點歉意了。”

  蘇衍望了望遠處的皇城城墻,臉上露出一絲淡淡波動,而后直接消失,不見了身影。

  而此刻皇城,寢宮中,戰鰲正摟著一名美人,喝著瓊漿玉露。

  這段時間本就操勞無比,本想放松一下,可這一刻卻是讓他臉色陡變。

  “蘇衍,你竟然殺了我的兩名手下!”

  戰鰲臉色冰冷,殺意無限!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仙帝重生混都市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PRWX.CoM
Copyright © 2017 飄柔文學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菲律宾菠菜网站大全 沙湾县| 始兴县| 平利县| 云浮市| 苏州市| 郓城县| 从化市| 新河县| 怀来县| 浮山县| 浙江省| 吴江市| 溧水县| 鸡东县| 淮安市| 彭阳县| 黄龙县| 临沭县| 馆陶县| 长春市| 三河市| 南陵县| 建瓯市| 桃园市| 商洛市| 遂平县| 上蔡县| 新和县| 水城县| 淳安县| 迁安市| 呼和浩特市| 依兰县| 盘锦市| 东丽区| 泽普县| 朔州市| 荔波县| 青岛市| 三江| 邵阳市| 定结县| 马鞍山市| 司法| 渑池县| 宁南县| 鄂伦春自治旗| 淮北市| 湟源县| 昌都县| 昆山市| 济源市| 井陉县| 荥阳市| 曲阳县| 阿拉善盟| 长海县| 青冈县| 明星| 霍州市| 颍上县| 新密市| 吐鲁番市| 卓资县| 类乌齐县| 岳普湖县| 周至县| 乃东县| 四川省| 保亭| 新蔡县| 盖州市| 河北区| 洛南县| 陇南市| 长沙市| 长葛市| 陵水| 福鼎市| 固始县| 枣阳市| 嘉峪关市| 宁都县| 临夏市| 德钦县| 淮安市| 灵寿县| 榆树市| 锦州市| 龙海市| 遂昌县| 沂源县| 乌拉特中旗| 安图县| 普兰县| 乡城县| 阿克| 天峨县| 德化县| 托克逊县| 都江堰市| 库伦旗| 浮山县| 泰安市| 当涂县| 南靖县| 中牟县| 同仁县| 瑞丽市| 新民市| 岳阳市| 永寿县| 乃东县| 哈巴河县| 安庆市| 东乌珠穆沁旗| 沽源县| 莲花县| 铁岭市| 达日县| 白山市| 托里县| 敦化市| 崇信县| 鸡东县| 恭城| 永修县| 荣成市| 邳州市| 普兰店市| 襄垣县| 闽清县| 新巴尔虎左旗| 浮梁县| 塔河县| 余江县| 蕲春县|